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澳大利亚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01|回复: 0

生活只要眼前的“苟且” (二) 【澳洲 小宇】

[复制链接]

2210

主题

2210

帖子

714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7144
发表于 2017-7-7 14:28: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钱花得值!

在DandenongMarket里花钱,无需寻找应该花钱的理由,因为实在找不出一条不应该花钱的理由。所以心安理得的,又顺手收了套刨子和钻子。

出售刨子和钻子的小摊一直跟众多蔬果摊攀着近邻,一张桌子撑场面,单单出售两样货品——刨子和钻子,把形形色色的蔬菜水果梳理成丝或者花,“终生”只以蔬菜水果为服务对象,仿佛它们的某种衍生物。

那桌面上很应景很专业化地簇拥着一堆堆的“素什锦”,各类叶绿素、叶黄素、叶红素欢聚一堂,凝集起一波水灵的、爽脆的快乐,快乐得有滋有味。胖胖的金发女摊主永远忙于两桩事,抬头吆喝、埋头演示:刨子构造简洁如微型弓架,一弧弯拱绷着纤直的刀刃,刃上一列小圆孔。弯拱中端衔接根细手柄便于拿捏,刮一下,拉出匀称的一排丝。手腕抬高些,粗丝,手腕压平些,细丝,并且刨子的规格大小对应着蔬菜瓜果“体形”的粗细;钻子钻花,好比一座小小的钻井平台在工作,螺旋纹的钻杆深入“地心”,踊跃而出的却是身子活泼地扭着秧歌舞、扭成螺旋状、扭来扭去扭不断的蔬菜花水果花。长长的,长长的,这么多的花与丝结在一起,结成条什锦彩带。人们常说美妙音乐的余韵可绕梁三日,那条彩带日积月累不断地延展延展,总能够绕Dandenong Market几圈了吧!

似乎也并不如何地稀奇,就凭着女摊主手中的一把钻子和一套刨子。刨子可单买亦可整买,说是成套的几把,其实大同小异,仅只刀刃的长度略有差异。然而把大同的几把刨子挨次序列一起,便是那些微之间的小异让人体会到精工仪器般的缜密细致。过日子需要这样的细致,连刮丝的刨子都如此尺码周全,每天把“体形”各异“秉性”各别的蔬菜瓜果服服帖帖地梳理成匀净齐整的美色,盛开在餐盘中,再简单的饭食,也将是场精心的盛宴。

美色不会只停留在我们的餐盘里,如果我们生活得足够精心细致,美色将接踵而至。它们总会在某个地方等待我们,来与不来,美色就在那里,所以每回经过那家中国同胞设在Dandenong Market里的苗圃,我必得进去流连忘返一会儿。小而简易的苗圃始终纠缠着些化不开的中国情结,时不时地会出现些中国人喜闻乐见的植物花卉,让客居澳洲的游子们心头生出几许欣然的安慰。

我把心头的安慰——一株桂树苗、一棵腊梅苗搬回家栽进土壤中,希望它们茁壮成长,四月的时候盛开桂花,七月的时候腊梅绽放。
十月的桂花、二月的腊梅是不可得的。墨尔本地处南半球,四季的运转同北半球正相反。北半球春夏秋冬,南半球秋冬春夏,北半球十月的秋二月的冬到了墨尔本便是四月的秋七月的冬。然而四五月的桂花、七八月的腊梅也很好,它们唤醒的是我记忆中从前的温柔的时光,却在当令的季节即时地让我嗅到了细细密密的金黄色芬芳,纷扬得一阵紧似一阵,随后芬芳又浓缩成一层漾在赤豆糖年糕汤上的甜香,可以酣畅地饮下。还有朵朵叫“Winter Sweet”的蜜蜡色的美丽,点缀于前庭后院中,使得我家冬季的花园不致太空落寂寞。原来腊梅的冷艳遇上墨尔本的七月便温馨地化作了“冬日里的甜蜜”。

一切都似曾相识,但都属于眼前的时光。生活,最重要的,还是莫辜负眼前的时光。

所以眼前的眼跟前,Dandenong Market的进行时状态中,更不应该错过诸多民粹风格的美食。人们在集市中东游西走,美食的声、色、香、味紧随人们身后,如同摆脱不了的影子,在集市的大屋棚底下四散飘荡,催促着每一个人:享乐要及时啊!

美食摊前渐渐攒动起人头。不单单为了品尝,味是结果,声、色、香属于过程,品味乃最终的享受,观赏过程才是实际的乐趣。而围观的人越多,厨师(也许就由摊主本人担当)表现得越卖力,那位制作Shred Roti 的斯里兰卡厨师简直人来疯,他的演出真叫轰轰烈烈:飞抛起一块印度薄饼落在身前烧得滚烫的铁板上,双手各执木柄平口矩形小铲刀一把,既能当刀又可作铲,铲起薄饼左翻右腾,还游刃有余地就手磕个鸡蛋,撒把洋葱丝在旁备用。也就上眼皮沾着下眼皮的功夫,运铲为刀,早“铛铛铛”地把块完整的薄饼铡成缕缕条条。与此同时,鸡蛋正嫩嫩地凝起黄色蛋花,鱿鱼须样雪白的洋葱丝被煸得焦黄,香气渐入佳境。然而佳境要臻至胜境,尚缺一味咖喱香。

厨师替几种香气制造了最恰当的结合时机,却需由等待的食客选择最完美的结合理由。理由在三个用文火炖着的瓦罐里,山羊肉咖喱、鸡肉咖喱、素食咖喱,任选其一。食客捧着完美的理由郑重地托付给厨师,厨师兜头浇下,饼子平实的面香、洋葱的焦香、咖喱浓郁饱满的辛香热辣辣地相逢,嗤嗤地在铁板上作响,丝丝入扣。

厨师三下五除二麻利地将食物铲进食盒中,紧要的是铲进那些香气。接过手迫不及待地尝一尝,香气熏着眼,香气冲着鼻,香气烫着嘴,香气犹自在耳畔嗤嗤作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www.unitedtimes.com.au  

GMT+8, 2019-4-20 17:27 , Processed in 0.27407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