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澳大利亚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52|回复: 0

呷伊饱,穿伊烧 【王燕婷】

[复制链接]

2210

主题

2210

帖子

714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7144
发表于 2017-7-7 14:3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母亲来我这里小住。虽已年近八旬,手脚仍算麻利,只是无法走太远,每次寻思着出门时,都要诸多考虑权衡,怕路程、怕地方陌生。不过,她显然比祖母幸运得多,在这个年纪,缠过足的祖母已经需要以轮椅代步了,一有机会出门,便会欢天喜地起来,孩童般雀跃不已。她会摊开包袱,细心挑选一双精致的鞋子,那些一尘不染的鞋子明晃晃的新,晃得你心疼不已。

“走吧,跟我去练瑜伽。”那天下午,我对着呆坐无聊的母亲说道。

“会不会麻烦?要走很远吗?”母亲还是各种担心。

“不会的,我开车。”

听到这话,母亲两眼放光,高兴地去换衣服了。那样的情形像极了小时候的我。儿时的我就是母亲甩不掉的小手绢,天天守候在母亲身边,就盼着她把我带出门。总觉得出门原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对外界认知的渴求。此时的母亲与童年的我是一样的,葆有一颗对外界敏感而热情的心,只是角色在时空中轮转了。

按我的本意,我是想让母亲在会所瑜伽馆附近的几个超市转一下,买点东西,女人天生爱购物,逛完后再去等我下课。然而,陌生的地方让年迈的母亲心生不安,她非得跟在我身旁。于是,我将她带到课室里,寻一角落,靠墙铺了一块垫子给她,我的垫子在距离她大约两米处。一节瑜伽课,各种体式、折腾,最后总余留几分钟的时间,让我们紧闭双目仰面平躺放松。我刚闭上眼时,感觉有人为我盖上了一件衣服。睁开眼,“盖住,盖住。”母亲念叨着转身蹒跚走回垫子,扶着墙边的不锈钢管缓缓地再次坐下。

我不仅哑然失笑,我那平躺的姿势再次机械地触碰了母亲的神经,她看不得我不盖被子躺着,总担心我受寒生病。其实也就两米的距离,她完全可以粗糙地把衣服扔过来,仍是可以准确无误地遮盖我的腹部。眼看她此时缓慢的步伐,我真想象不到当我平躺那刻她如何以最轻快的速度完成起身、挪移、覆盖的一系列动作,似乎惧怕我会在没有遮盖的那几秒马上身体不适。

母亲总是不厌其烦地对我们说:“人最重要的是,呷伊饱,穿伊烧。”假如我们兄弟几个有什么头痛脑热的,她总把原因归结为可能吃得不够饱,要不然就是着了凉。在母亲身边的日子,我的身体就会一圈一圈地长肉。归有光的《项脊轩志》里有这么一段,乳母对他讲述他母亲如何以指叩门扉,问道:“儿寒乎?欲食乎?”这一句下来, “余泣,妪亦泣”。归有光的确是炼字高手,写母亲写祖母写妻子,都能抓住最具形态最传神的细节,一时境界、意蕴全出。“儿寒乎?欲食乎?”天下的母亲在这点上竟然有如此惊人的相似,朴实的母亲的心。

有段时间,在外地居住,不知是不是因为水土不服,身体老是不舒服。生理上的不适直接引发了心理的畸形,抱怨、唠叨,不良的情绪加重了肉体的苦楚。每天最渴望与母亲在微信视频上聊天。母亲的听力已经大不如前,但在那些日子里她总能在我微信邀约下,面容第一时间在微信的屏幕上浮现。“呷伊饱,穿伊烧,没什么关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总在她的一番劝勉之下,神经松弛。直到后来,侄女悄悄告诉我,那期间,母亲每与我视频后,都暗自流泪。“儿子的不幸在母亲那儿总是要加倍的。”史铁生在《我与地坛》里深情告白,同样的,子女的苦痛在母亲那儿也总是要加倍的。脆弱的我多少次无意中伤害了母亲心。

“呷伊饱,穿伊烧”,母亲的一句话,把生活拉至了最本真的层面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www.unitedtimes.com.au  

GMT+8, 2019-2-20 14:08 , Processed in 0.48271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