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澳大利亚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814|回复: 0

微小说丨机场里的两次拥抱 【澳洲 王若冰】

[复制链接]

2210

主题

2210

帖子

714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7144
发表于 2017-7-7 14:3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可意将辞职信放到经理的面前时,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她已经顾不得外面的议论与夹杂在惊讶与猜疑的混乱场面了,此时,她的头脑里只有一个念头:到澳洲去!

可意把办公室里那些属于自己的东西收拾到一个大袋子里,跟同事们简单地说了再见,要经常联系的套话之后,闪身进了电梯里。电梯外边,是城市里灰暗的冬日的天空,忙碌的人流,在高空中看上去就像是一群移动的小蚂蚁。可意想,在这个公司工作了6年了,每天上下电梯,都像是在打仗,与一大群忙着上班和下班的人相片样挤在一起,今天还是第一次这么仔细地看看电梯外的天空。望着电梯外辽阔的天空,可意那颗被压抑了很久的心,居然像一朵春天的花一般迅速地绽放了。

    就在可意将一个大袋子扔到她车的后备箱时,路新林走了过来。

    路新林看着她:就这么辞了?

    可意漫不经心地:辞了。

    路新林:你真要去澳洲?

    可意:去。

    路新林:你有没有想过,他可能结婚了或者有了别人……

    可意打断了他的话:好了,改日再联系吧,我得走了。说着,她也不等他回答,上车,开了出去。

     可意在城市的大街上走走停停,车跟着车行使在繁忙的大街上。此时,他在干什么?他会不会和我一样,开着车在一条繁忙的大街上?他会不会和我一样,会想起自己?会不会想起那个冬天的诺言……可意的心里装满了许多个会不会,但是她不知道答案,那是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

    他离开的时候,也是这样一个春天的季节,那时,他胸怀壮志,对未来,对那个他向往的南方大陆充满着火一样的热情。他说:等着看吧,不出几年,我就会成为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我,等我混出个人样来后,立刻就会回来接你的!

    他信誓旦旦,踌躇满志地准备着飞往澳洲的征程。离别的日子渐渐拉近,她和他还是如同以前一样,下了班牵手走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看日落,用青春年少的眼光欣赏都市的繁华或者落寞。但那时的落寞渐渐地演变成了她心灵的落寞。她在想,从此别后,他们,还会不会有这样哪怕只是携手默默地走着的时刻呢?

    他似乎根本没感觉出她的落寞,只是滔滔不觉地讲述着他的远大报复。那时的她,有着年轻的过分自信,自觉天下美女如云,但他只爱我一人。她送他到机场,眼看着他要走,才觉得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伤感涌来,她泪如雨下。而他呢,却显得有点不耐烦起来,他望着人来送往的机场,轻松地说:好了,你回去吧,我会每天跟你联系的。说完,他将她揽进怀去,潇洒得如同只是一次小别,三五天就能回来一样。

    但他也许不知道,她曾经多少次希望那个拥抱能持续到永远。

    他一走,就是一个老套的故事的开始与结束。开始,他时常联系她,后来就慢慢地少了,淡了。她问他:忙吗?他说,嗯,很忙。要在异国他乡打拼生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一次次重复着相同的话之后,她似乎听出了他声音中的疲惫与倦怠。她的心开始隐隐地不安,她每日每夜地思念着与他携手的日子,舍不得从年少时光里就开始与他一起度过的光阴寸土。周末的时候,走在曾经的大街小巷里,看着熟悉的日出日落,似乎欢乐的时光已经随风去。或者,是他将那刻骨的欢乐带到了南半球。她的心变得躁动不安。

    也偶尔听在过去同学那里听到关于他的消息,说他过得不错。究竟不错到什么程度,却无人能知晓。他之前经常说的,等我打拼出一片天空后,我会给你办过来,那时候我们就结婚生子过幸福人生。她听到这样的话,虽然还是浮躁不安,但充满了希望。秋天的清晨里,她对着电脑那边的他,忧伤地说:你还会接我去吗?他似乎有点迟疑,但还是信誓旦旦地说:当然,时机一成熟,我就会来接你。她看着窗外的太阳,带着秋天里特别的明朗,但她知道她的心里已经不那么明朗了。

    日子如同流水,周围的人除了路新林之外,都一个个地结婚了,就开始有人劝,劝她早点为自己打算。她总是笑笑,无言。路新林也总是说:再不急,你就加入剩女的行列了。口气有几分调侃,可意表面不紧不慢地答:中国剩女那么多,多我一个也无妨的。说得似乎轻松随意,但可意的内心却是翻腾的,如一江春水,内心却不断地膨胀着。日子如同流云,她还如何能等下去呢?

    她跑前忙后地办着去澳洲的手续,反对的声音一片,也包括路新林。但他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只是默默地帮着她,说:你去一下也好,根本不用辞职,你还是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呵。他这样说的时候,手里整理着她的书,表情有那么一丝忧伤。可意此时才注意,路新林这样默默地关注着她,似乎不是一两天了。他不会滔滔不绝,但她发现每次她需要的时候,他都会在她身边。她心里一热,说:别担心,我会好的。

    她内心里还是对那个南半球的他,充满了希望。等办完所有手续的时候,登机前的那一刻,她给他打电话,他显然是吃惊不小,然后说,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为什么你这样固执!没有惊喜,却满是责备。她愣愣地站在机场的大厅里,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路新林显然已经明白了电话的内容,他似乎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他默默地看着她,为她拭去泪痕,第一次将她拥进怀里,说:我想请你留下来,不知道你……

    可意抬起头,看着他的脸,只是流着泪看着他,想挣脱,但又似乎缺少离开这怀抱的勇气。他则一改往日默默而沉稳的态度,拉着她走出了机场。在被他按进车的时刻,他对着她的眼睛,轻轻地说:回家吧!家比任何地方都温暖。

她的眼睛又是一热,点着头:回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www.unitedtimes.com.au  

GMT+8, 2019-6-18 23:44 , Processed in 0.22514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