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澳大利亚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73|回复: 0

假日行踪 186-190 【墨尔本 迪文】

[复制链接]

2210

主题

2210

帖子

714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7144
发表于 2017-7-21 10:0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上海动物园 (186 )
    曾几何时,上海动物园是上海人心中的骄傲,它是全中国最大最具规模品种最多的一个大型动物园。记得三十多年前,凡有外省亲戚或朋友来上海,这上海动物园就象上海的城隍庙、大世界、南京路、外滩一样,是个必去的地方。
    一个阴天的下午,带者儿子,一家人欣然前往。这已经是一个久违了的记忆,三十多年没有踏足过了。今天的上海动物园会是什么样的一个面目?今天的上海动物园又是何等的“高、大、上”?
    不是节假日的上海动物园,没有人头攒动的人潮,稀落的三两游人道显一份清静。动物园与相对的记忆有了不少改观,变的整齐与协调,错落有致。甫入大门,一张大大的游览图赫然醒目,不同的色彩便于浏览,图中还有些简单的介绍,且恰到好处,让人一目了然清晰的了解动物园中各种动物的世界性分布。
    慢慢的走,慢慢的观赏,静静的回忆,细细的浏览。整个院内没有那种脱离主题的“高、大、上”,各个内分式展馆,既集中,又分划明确。各类馆内动物的房舍围栏都按部就班,主题明确。鸟类院、蛇馆、鱼类馆、蝴蝶馆都各具风格。
    问了一下员工,上海动物园的面积并没有在大开发的浪潮中被波及,院中的面积没有缩小。可能是规划得比较好,也可能是现在的视觉已与往不同了,感觉上好象较前小了些。
    冬天是动物的安眠期,游览了一圈基本上看不到有生龙活虎群跃笑逐的景象。老虎不知何时醒来,狮子无精打采的眼开眼闭,大象变成了木偶,巨大的蟒蛇就想石头弃卧在泥土上,就连雀跃的袋鼠也垂头丧气…….
院中的景观应该是另一道风景,草坪、小桥、雕塑、植物、湖光等勾成了润眼的极目,这方面的工作做得尤为突出。
湖面池塘、水映天色;
垂柳飘逸、倒影相随;
河莲无影,息养冬日;
鸭知水温,小桥临水。
    对于上海动物园的历史,说实在的知之甚少。四十年前,有个邻居在动物园工作,听到过关于它的曾经过往。四十年后的今天当然已经还给了那位邻居老先生了,只记得它原来是一个洋人的高尔夫球场,在五十年代,政府开始讨论是否要建一个动物园,以与这个中国最大的城市相匹配,不知哪一年,一个友好国家送了一只什么动物给上海,一时间无法安置,于是更促使了动物园的进程。在之后的很多年里,各种交流与互赠又陆续聚集了世界各地不同种类的动物。
    总体而言,上海动物园的游院印象还不错,在保留原样的同时,改善了记忆中有点脏乱和无序的感觉。
    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在当下全中国都在追求“高、大、上”的今天,它有点脱俗,甚至保持了一定的气节。这是什么原因?难道是政府和院中领导的离凡脱俗。
    想了很久,似乎找到了点答案。几年前去了一次上海最新的动物园——上海野生动物园,那里的景观、设施和规模,远远要比这个老动物园更高、更大、更上一个台阶。这应该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吧!这种建新汰旧的事例已经成为现在的潮流,动物园当然也不例外了。
         腐败滥权 ( 187 )
一点小事说腐败滥权有点小题大作了,但中国式的权力与利益挂钩可以说比比皆是,甚至发挥到了极致。从高官到芝麻绿豆般的吏卒,只要有机会都会在贪腐上添砖加瓦。
在上海动物院,院内的观光车票是十五元/天,也就是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可无限制的使用。
    离开闭院的时间不多了,广播里在提醒游客。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希望赶在关院前赶到入口处。后面的喇叭声响了,回头看去,正是观光车。上了车告诉驾驶员:我们一家只有两张票(因为自己下午两点才到,也并不知道有观光车),并表示可以补票。驾驶员急急的说道:交付十五元就可上车,还诙谐的说:不离开公园,晚上将被老虎吃掉。
    交上了十五元,驾驶员从容的把钱放进口袋里,悠然自得的继续驾车。“先生能否把票给我”,我随便说了一句。“哎呦,不要那么认真好不好,让人发点小财吧,我们这样的机会不是很多的”。明白了,什么都明白了,太太投来了暗示的眼光,知道她的意思:不要再无事找事了。两分钟不到就到达了大门口,停下车,他掏出香烟坐在石凳上,开始了腾云吐雾。
    一家人出门拐进了地铁的入口处。
    一路上在想:驾驶员得到了点外快,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内勤人员,可以说无权无势。但即便是这样的小人物,只要有机会,他会把所能利用的微小“权力”放大成最大的私欲空间,即使是蝇头小利也要“一朝权在手便把利来贪”。
    实在是佩服,实在是感慨。并非为这区区十五元感有不悦,只是这样的现象,对一个澳洲回沪的人来讲,是很难理解的。
    中国式的腐败滥权,在此小事中就可见一斑,难怪新闻中层出不穷的打虎拍蝇的报道,也难怪有的官员一贪就是数字后面有N个零!
       驾照考 ( 188)
    几十年的澳洲生活,开车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没有这个代步工具,总好象生活中缺少点什么。于是,这次回上海便有了申领驾照的想法。
    坦白的讲,以前每年回上海都会开车,在离开澳洲之前先办理一张国际驾驶执照,回上海后就东南西北的到处开车。前年在外地被警察拦了下来,那位警察看了老半天,满是英文的驾照他也看不懂,便挥挥手让我开走了。回到酒店仔细辨认了一下,才发现在驾照的最后一页,有中文明确的表明:在中国仅限香港使用,而可以使用的长长目录中并不包含中国。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在国内开过车。
    根据上海市交通管理局的规定:外国人在沪申请驾照,必须进行交规考试。当然,其它的一些诸如身体检查之类的细节不会有任何疑问,只是例行公事而已。
    在上海的交规考试,没有正常的途径,驾驶学校遍地都是,但没有系统性的学习或培训过程。交通管理处也没有任何资料,他们只告诉你有两个网站,让申请者自己上网查询。
    回到酒店,一本正经的查阅起来。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总共1229道题目,考试只选择其中的100到题目,在这100题中合格率必须在90题以上。本想,读读这样的交规应该是小菜提碟,尝试了几次均以失败告终。并且,差距还不小,其中的理由很简单:在大约200张图表中,有很多是从来没有看到过的,而按常识判断,错误的不在少数。
    带着这些图表去问一些老驾驶员,几乎很少有人能一一说明白,不少驾驶老手,甚至是出租车司机都无法搞清楚。这!还不难吗?心里开始有点不安了。根据规定,海外人士如果考试失败,必须等待30天才能重新再考,这无疑大挫了锐气。
    凡事多具忧患意识的自己,过了一天又去了交通管理处,根本找不到有什么途径可以接受培训或者得到一本正规的资料。正在犹豫间,黄牛来了,要价700元,把自己带到一个非普通的民居里。两室一厅的房子里,放着十几台电脑,很多人坐在其中,两个老师轮流的帮着大家辅导。大概四十岁的张老师,看上去象正规的教员,颇具教学水准。反复的试了几次,整整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才基本上达到90%的水平。张老师的施教很专业,但教材是不能外给的。看他有点象读书人的样子,与张老师聊了很多,也很投缘,商量了一会儿,他答应给我一套教材。
    顺便说几则小小的趣事:
    一是问了一下现在有没有代考的,回答的是如果胆敢以这样的方式去作弊,其结果是:枪手永久性取消再考的资格。冒名者处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二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人,连续考了十五次,还是未能通过,张老师告诉他:你必须每天来这里,至少两个月再去考,任何提前的考试都在浪费钱。大家一定知道是什么原因了吧!原来,这为仁兄是个文盲,60%以上的字不认识。听他一再的在问张老师,有没有作弊的方法,老师的回答是你给我十万也无能为力。
    在接近年底的几天时间里,几乎每天都在反反复复的看教材,脑子里始终有这么一句话在盘旋:海外人士每30天才能申请一次考试!
    ……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5年2月30号上午十点半,考试终于以96分获得通过。在同堂的考试者中,三个韩国人全线失利;两个新加坡人也无一过关;一个瑞典人一脸无奈。看着到手的驾驶证,真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以后每次回国可以开车了。
      开车的痛苦 ( 190 )
    获得驾照的喜悦还没有消退,一贯喜欢开车的手已经痒痒了,晚上大剧院的新年音乐会一定要自己开车去!
先前在陕西路上买了些古玩,因体积和分量携带不便而留在店里,想了想,晚上早点走,先去把东西取回。
车行至襄阳路还算顺利,到了淮海路,奇迹真的发生了。这应该是人生中开车最大的困忧了,简直可以用痛苦来形容!
    从襄阳路淮海路口到淮海路陕西路口,大概只有七八百米的距离,却足足用了四十二分钟,其中的所遇难以形容。好好的行驶在自己的车道上,硬有人拼命的把车头挤进来,让了一辆,再有一辆。后面的车使劲的按喇叭,甚至还有人过来敲车窗:你会不会开车? 等什么等!看他年轻的样子,一脸无奈的对他说了一句:“我开车的时候,年还未出生呢”。让车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我不让,它就把所在的直行道给堵了,这样无疑会造成路面上更加的拥挤。让车是所有驾车人都必须具备的“车德”。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要右拐的车都会抢在直行道上,然后拼命的往右道挤?你要拐弯就应该老老实实在后面等。
    在澳洲开车已经养成了习惯,在小路上一般都会让行人,在大道上,只要有车打出换道的指示灯,基本上都会减速让人通过。在上海开车,当然也会如此,这就带来了更大的困惑。因为自己不想改变这样的习惯,更何况,这是一种文明驾车的基本操守。
    到了路口却始终无法往右拐弯,尽管人行灯指示的是红色的停止信号,但没有人理会,依然人潮汹涌。我应该可以采用慢慢向前的办法,但这样显然有点鲁莽,也不属于澳洲的风格。无奈之下,只能是一等再等。喇叭声响成了一片,更有探出脑袋爆出粗口的。
    这是一种无奈,更是一种痛苦。
当环境逼迫你改变自己的良好习惯与公共意识时,你应该怎么样?是坚守还是还是同流合污?
我就是为,为不想改变,在澳洲开车已经二十七年,也没有本事改变自己的开车习惯与保持的“车德”。如果有人骂一声“澳戆”,那是我们的荣耀,因为我们的道德、我们的良知、我们的公共意识已经成为了文明与现代同步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www.unitedtimes.com.au  

GMT+8, 2019-6-18 23:48 , Processed in 0.32164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