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石屹成惊弓之鸟 加速变卖上海核心地段商业房产(图)
2017-10-27 11:42:45   来源:新财富杂志   评论:0

电梯直达 楼主 发表于 前天08:24 | 只看该作者 <iframe allowfullscreen="true" allowtransparency="true" frameborder="0" ...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08:24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iframe allowfullscreen="true" allowtransparency="true" frameborder="0" height="280" hspace="0" id="aswift_1" marginheight="0" marginwidth="0" name="aswift_1" scrolling="no" style="left:0;position:absolute;top:0;width:336px;height:280px;" vspace="0" width="336"></iframe>
新财富杂志

  现在如果征集2017年国民最想提出的问题,“楼市接下来怎么走?”估计会高居榜首,它已是悬在大多数人心中的疑问。

  尚未发生的事情,谁都无法准确给出答案或者预言,但我们可以透过一些蛛丝马迹去捕捉端倪,例如房企大佬的奇怪行为,就是非常重要的信号。

  又一大佬逃离楼市

  昨天(10月23日),潘石屹将位于上海中心区凌空SOHO以44.9亿元出售一空。当天晚上,SOHO中国公告宣布,与基汇资本旗下一家于香港注册成立从事房地产投资及管理的公司就建议出售凌空SOHO项目公司的全部已发行股本订立框架协议。

  凌空SOHO,位于上海长宁区,虽不是最核心地段,但同属于上海中心区。

\

  进入2017年以来,这位长期看空中国楼市的大佬潘石屹,变卖资产的速度正在加速。据悉,早在2016年中期业绩会的时候,潘石屹就高调宣布,将上海的SOHO天山广场、虹口SOHO、凌空SOHO三个项目划入非核心物业范围,拿出来销售。

  SOHO天山广场位于长宁区,虹口SOHO位于虹口区,皆是上海中心区黄金地段。

  2017年年初的全年业绩会上,潘石屹又反口,说不卖了,理由是外汇管制之下出售资产回收的资金没有更好的投资路径,“持有境内资产好过持有人民币”。

  之后,潘石屹违反了“诺言”,将虹口SOHO以35.7亿卖给了吉宝置业,紧随其后还宣布将北京光华路SOHO 2和上海凌空SOHO纳入整售行列当中。直到昨天将凌空SOHO售出一空。

  无独有偶,据香港媒体报道,近日李嘉诚在香港的标志性建筑,也是李嘉诚一生荣耀的象征中环中心,以402亿港币转手了!

  中环中心位于香港中环皇后大道旁,是香港最核心的地段。

\

  潘石屹、李嘉诚,这些中国的地产大佬们为何如此急于出售核心地段的写字楼?

  为何急于抛售写字楼

  地产大佬们肯定不是头脑发热,作为商人,他们心中必定有一番计算,如若不是出售比持有更赚钱,他们不太可能会清空。

  这么说来,持有写字楼已经不像想象中那么挣钱了?是的,如今的写字楼,就是个鸡肋,核心区的还好,边远地区简直就是个坑。

  在全球房价大涨的背景下,写字楼的收益率已经不像想象中的那么高,而且房价越高的地方,收益率越低。

  亚洲城市写字楼收益率

\
 
  来源于第一太平戴维斯

  从上面两张数据图可以看到,亚洲地区收益率最高的是越南首都河内与其重要城市胡志明市。

  房价最高的香港、台北、东京、新加坡、北京、首尔、上海、深圳都不高,台北仅为1.9%,香港也只有2.32%。

  中国上榜的城市中,仅成都收益率还算可观,却仍只有5.68%,比一般的理财产品年化收益率要低得多。换言之,投资这些城市的写字楼收益率还不如随便选择一款理财收益率高。

  而且,收益率还在逐步收缩。

  亚洲城市收益率变化

\

  来源于第一太平戴维斯


  从上图可以看到,2016年年底亚洲各城市写字楼受益相比于半年前,几乎都有不同程度下跌,其中成都跌幅最大。

  收益率不高是其次,主要还是风险较大。按照各城市现有的写字楼面积和销售速度来看,中国主要城市写字楼严重过剩。

  城市规划中,建设者们最先规划建设的就是各种甲级写字楼、Mall,它们能够展现城市的繁华,正因如此它们被大量规划建设。

  但伴随着阿里巴巴、京东等电商的崛起,商铺、写字楼遭到严重冲击,租售端需求大量减少,而建设仍在进行,入大于出就造就如今商业用房严重过剩的局面。

  前几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前三季度中国房地产库存,其中写字楼库存量同比增加了6.1%,住宅库存量下降了22%。

\

  热点城市去库存周期均在两年以上。

\  
 
  上图是2016年几个主要城市商业用房消化周期情况,按照现在的销售速度,即使不再建设商业用房,成都也需要十多年才能清空库存,无怪2016年12月成都写字楼收益率相较于与半年前下跌了1.01%。

  正因为中国主要城市写字楼的收益率、库存过剩的现状,才有潘石屹、李嘉诚等地产大佬开始抛售写字楼,看空这类房产。

  那么这类房子真的危险了吗?

  写字楼真的危险了吗

  其实不然,因为这类房子迎来了转机——商改租。

  今年8月,国家九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在人口净流入的大中城市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通知》,鼓励广州、深圳、南京、杭州、厦门、武汉等12个城市住房租赁国有企业将闲置和低效利用的国有厂房、商业办公用房等,按规定改建为租赁住房。超大城市、特大城市可开展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试点工作。

  截止到目前,全国已经有20多个主要城市出台了租赁政策,均提出鼓励将闲置商业用房、厂房,按规定改为租赁住房。

  上海等超大城市甚至直接将原有的商业土地属性直接转变为住宅用地建设租赁住房。

  这是造福于民,且废置资源重新利用的好政策,既解决了空置浪费问题,又能增加租赁住房的供应量,平抑中心城市的租金。对于这类房子本身,也是个超级利好。若不如此,这类房子恐怕就只能空置、贬值。

  尽管如此,普通人投资写字楼还需谨慎小心。虽然写字楼比住宅的租金收益率高,但价格涨幅和速度都要比后者低。

  地产大佬们不愿把时间耗这上面,他们有收益率更高、更好的产品,何苦还要守着这个鸡肋呢。
 
 

相关热词搜索:上海 地段 核心

上一篇:李源潮意外落选中央委员 曾做一件事令习近平难堪(图)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